欢迎光临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能兑现的游戏 > mpv汽车 >
网址:http://www.boyuexu.com
网站:能兑现的游戏
半生情未了
发表于:2019-06-26 01:13 来源:阿诚 分享至:

  他母亲开了门,我礼貌地叫了一声“阿姨”,赶紧说明来意。他母亲看上去很年轻,热情和气地回答说:“永平已经出发了。”我显得十分尴尬,红着脸说了声:“对不起,我来晚了,阿姨再见!”扭转头,像欠债般、逃也似的跑了,真是“乘兴而去,带着遗憾,败兴而归”。这件事,闷在心里,成了一直困扰着我的一块心病,成了“未了情”。我想说,不是托词狡辩,的确是实属无奈,我并不是一个不讲信誉的人。事情过了不久,我被村里招回,分在社办企业农机厂,在铸造车间担任大炉炉长。从此,我们之间天各一方,就失去了联系。

  昔日,我们都在国营青岛砖厂工作,而且同在一车间二工段。当时的工段长名叫吕发奎,现已年近百岁,至今健在。副工段长是赵玉奎,今年也已八十多岁。当时,刁永平同志担任生产青砖半成品的机屋班班长,主要是看压坯机的工作。我当时是从村里调来的,在这里干清工,在出洞班任副班长,负责全工段的学习宣传工作。相片上的我们,都二三十岁,是当年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时光飞逝,转眼间42年过去了,现在都已年过花甲,步入老年人的行列。我们中间,年龄最大的已年近七旬,最小的也已退休了。在各个家庭当中,都成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

  每当见到这张珍藏的老相片,我都倍感亲切,不由得忆起往事。这张照片是1976年12月28日我们同事一起去东镇青华照相馆“欢送刁永平同志光荣入伍留念”所拍摄的,距今已有42载了。我们同事加上刁永平共有17人,一排左三为刁永平同志,左二是我本人。

  那天,得到他要出发的消息,我早早起了床,带上准备赠予他的钢笔、日记本等,迎着东方刚刚露头、慢慢升起的灿烂阳光,走向公交车站。那时,交通不便,公交车很少。而且,还要倒车才能到他家。结果,在车站,等了半天车,才来了辆李村到台东的3路车,到了海泊桥下车。又等了一会儿,才转上四方到湖北路的1路车,在齐东路车站下车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急三火四地跑到他家,敲开门相问。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真是“正月十五贴对联,已晚半月了”。

  我与刁永平同志认识,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他作为返城知青,就业来到我们厂。由于他待人热情,工作认真肯干,不久便被任命为机屋班长。当时,我负责工段里的青年及学习宣传工作,他作为一名老共青团员,对我的工作十分支持。相识久了我得知他家住在齐东路,学生时代就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毕业后,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参加“上山下乡”工作,成为一名下乡知青。在那里他积极参加劳动,励志扎根农村一辈子。很快就成长为一名优秀社员。后来,他又自觉服从组织安排,返城就业。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很长,他就又积极响应上级号召,保家卫国、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当我得知他光荣参军的消息喜不自胜,立即通知、联络段里职工对他表示热情祝贺。我们16位男女青年还与他一起去东镇青华照相馆拍照留念。我还答应他,他去部队时我作为工段里的代表前去相送。

  我退休后,经常坚持晨练、习武,身体状况很好。我还在小区物业工作,前不久,我的一位同门师兄,过去在厂维修车间工作的老同事李兆桂退休后也来到了我所工作的这个小区物业工作。我就跟他打听刁永平的一些情况,方知刁永平当兵后积极要求上进,很快就入了党。复员后,还回到国营青岛砖厂继续在一车间工作,后来调入油毡纸车间担任车间书记,现在也已退休。